田霏宇:新工厂,新纪元

图片 1

田霏宇

798工厂的历史是2000年后中国发展进程的缩影,在这个阶段,中国已跨越爆炸式成长的时期,站在真正开放和改变的起点。798恰是其最清晰的模型:曾经宏伟的工厂在新时期被赋予新属性;它的故事正像这个国家的社会现实一样不可思议曾经的工业大生产的重要基地,几乎就在瞬间转换成为一个聚集杰出创造力的艺术殿堂。

步入新纪元,798对人们来说有着很多特殊意味。作为北京艺术界的震中,这一区域包容和象征着艺术在当下现实中的无数可能性。对中国的设计和创意产业来说,这里是新创造力和品位能够在城市扎根、生长、占据更大空间的有力证据;对全球各专业领域人士来说,无论长期居于北京还是频繁出差此地,798都是一个非常适于渡过周末的好去处,使人们得以从日复一日的办公楼生活中解脱出来,获得令人兴奋的呼吸新鲜空气的机会。

我时常回忆起自己2002年大学毕业来到这里,在仍处于萌生期的中国当代艺术界工作的那段日子。某个夏季的午后,我打电话给策展人冯博一,他约我第二天早晨在中国美协办公楼前见。碰面后我们搭艺术家隋建国的大众桑塔纳向北驶入东三环到霄云路,似乎用了很长时间。然后我们抵达一个仍在正常运转的工厂区,看到厂内工人穿着连身工装裤从食堂走回车间。在一个长长的通道中,我们无意间发现了即将完成改建和装修的北京东京艺术工程我永远不会忘记,2002年10月12日,展览《北京浮世绘》就在这里开幕,798艺术区的第一家画廊向人们敞开大门。建筑师张永和特别在厂房屋顶齿状排列的玻璃天窗上做了刻字,内容和砖墙上的广告字一样:毛主席是我们心中的红太阳。十年后,隋建国的红恐龙在此展览第一次展出成为798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UCCA)的重要标志物;而张永和的大型回顾展,也将于今年的798艺术节期间在UCCA盛大开幕。

当代艺术在中国找到了肥沃的土壤,这个国度有着悠久的历史文明,但同时其社会现实也可能是今日世界最当代的。物质的高速发展和宗教信仰的匮乏,已使中国成为一个多元文化理念的实验场;而若退回到几十年前,798工厂则被称为中国工业生产力的核心象征。今天,798已成为全新的所在它是一个社会公开拥抱新思想和事物的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