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798:对艺术、建筑和社会的深入思考

图片 1

罗伯特

每每安坐在我的咖啡馆内喝着加冰的美式咖啡,望着街对面的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就不由得惊叹于每天汇聚于此的林林总总的艺术、建筑和社会现象,正是它们使798成为世界上最富有活力的艺术区之一。

十年前,我首次来到798,经营世界上最大的一个艺术网站chineseart.com,同时还开了一家书店专门出售我们出版的艺术类书籍。当时的798还仅仅是一个开阔的厂区,正等待拆除。而正是这个厂区形成了当今的艺术区。艺术家们很快从厂区发掘了艺术潜能,并纷纷在此开办了工作室。艺术家和工人们可以齐聚一堂,畅饮啤酒,共享烤串,狂欢到深夜。艺术家们也终于找到了一个家,在这里他们可以自由地创作,把他们的作品展示给当时还是一小部分但正在逐步壮大的欣赏者,他们的能量得到了充分的显现。就在这些参差不齐的屋顶下,就在一扇扇北向的天窗里,就在他们的工作室和艺术空间里,社会和艺术开始融汇聚合。

这里迅速吸引了来自中国和世界各地的设计师。北京第三航站楼的设计师诺曼福斯特和他身为艺术出版商的妻子是我书店的常客,张永和为北京东京艺术展做的装潢设计,荷兰先锋建筑师们和扎哈哈迪德出席了在洪晃家中举办的宴会。在那里,北京开发商潘石屹和张欣夫妻连连称赞他们为SOHO设计的新项目的模型所有人都倡议,应该让这个厂区保持其原有风貌,使其成为中国也是世界的一个工业设计的典范。这里的建筑引发了人们的热议,也促成了一个又一个具有艺术表现力的展览,这里弥漫着的自由和独立的思考方式也吸引了安迪沃霍尔的私人摄影师,他曾见证了纽约艺术区过去25年的发展历程,而他也认为这一片厂区可以成为世界上最酷的地方。

2005年末中国政府开始正式着手保持艺术区的原貌,艺术区也因此得以长期存在,再次迸发出无限的活力。一个攻读硕士学位的牛津学生曾断言,所有艺术区的生命轨迹都是一样,必然都会走向消亡。诚然,的确有许多艺术区很快湮没于无孔不入的商业化中,无一例外地走向消亡。但是,随着中国政府的介入,798得到了支持,从而可以更好的抵触商业。艺术画廊和艺术家的工作室都在租金上享受了优惠政策,艺术区暂停了餐馆和酒吧的开业审批,并限制了它们的数量和位置。由此画廊迅速增长,咖啡馆里聚集着中国的各类艺术家、设计师、电影人、音乐家以及任何和当代艺术创作有关的人。游客的数量也随之激增,据估计仅去年就有三百多万人,丝毫不逊色于纽约、巴黎或伦敦的当代艺术中心的受欢迎程度。艺术区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流,有老的也有少的,有国人也有洋人,有酷的也有不酷的,就以这穿梭的人流为背景,各种灵感和创意随时都在街边咖啡馆里蕴育、滋生。

接下来会如何发展变化,大家众说纷纭。但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艺术是798的生命和灵魂,只有艺术才能让798在未来的岁月中继续成长,继续繁荣。并且,政府公开保护艺术区使其不被商业化,将依然是关键所在。商业化依然在它的门外徘徊,但就目前而言,商业化对于艺术区还只是个潜在的威胁。艺术依然在798绽放、盛开,这个由厂区转换成的艺术区依然是世界上最酷的地方。

上一篇:顾振清:798的中国经验 下一篇:没有了